当前位置:  首页  >  院内事务 > 院内快讯

院内快讯

17-09-01 中国国土资源报  吴岗 1175次浏览

2017830日的《中国国土资源报》人物版以较大篇幅报道了地调院第二届“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获得者张学斌的先进事迹,作者吴岗。现全文转载如下。

且向草原深处行

——记第二届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获得者张学斌

8年草原工作练就了张学斌刚毅的性格,8年中他和战友们转遍了锡林郭勒盟很多地方,填补了该地区地质填图一个又一个空白,为发展草原经济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张学斌指指地下的草地:我们坐在这里聊吧。

  这里离他的工作居住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查干淖尔镇50余公里,是块没有名字的无人区。张学斌和他的战友们每年4月来到草原,国庆节过后才收工。

  时光荏苒,张学斌在这片草原上已经工作了8个年头,他负责的多项区调项目均取得野外验收优秀、报告评审优秀的成绩。

  凭借着对地质事业的执著追求,他先后荣获第二届中国地质学会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天津市青年岗位能手” “局级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天津青年创新创业创优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获得省部级奖项1项,局级奖项3项。

  一

  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张学斌向记者讲述了他们非常普通的一个工作日。

  清晨6点吃过早饭,张学斌一声招呼,同伴们背起行囊,一个个上了车,向着远方而去……

  他们所去之地叫大红山

  大红山是当地人的叫法,它的学名叫丹霞地貌。这是内蒙古草原独特的地貌,上面是一层砂砾岩,夏天砂砾岩上会长出野草,下面是厚厚的砖红色泥岩。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研究剖面、岩石组合和化石赋存情况,路程80公里。

  80公里按一般的城市道路条件能在一个小时内达到,但他们却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越野车出村不久便进入茫茫草原,开始还隐约可见羊肠小道,越往草原深处,行进越发艰难,几乎无路可走。经过一个夏季,原本无路的草原被雨水冲刷得沟壑纵横,有的深坑达半米以上,车辆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司机说。

  这种道路就连跟随他们6年的司机师傅也感到头疼,越野车只得慢慢蠕动。为了找到可行之路,越野车有时要来回转悠多次,倘若实在看不到路,人要下去先观察一下,然后指挥车辆通过。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平坦路,越野车又出了故障。这种情况大家经常碰到,赶紧下车帮助司机将故障排除。

  大红山沟深梁陡,从欣赏风光的角度看很是迷人,但工作起来非常危险。山底到山顶200余米高,常年的风雨侵蚀使得山体松软,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跌入山谷。初冬的大红山不仅寒气逼人,而且山顶风非常大,迎着风向大家要保持倾斜站立的姿势才能平稳行走。在如此艰难的环境里,大家相互提醒,一丝不苟地工作,直到圆满完成当天的任务。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常态。每天如此。张学斌说。

  二

  20105月,天津地调院成功中标内蒙古西乌旗区调项目,这是天津地调院首次走出津门到外埠做项目。

  为了打开工作局面,经过深思熟虑院领导决定组建一支由青年人组成的项目组,以开拓进取精神在内蒙古打开局面。这是一支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队伍,拥有很高的文化素质和专业素养,技术基础扎实,业务能力突出,30岁的张学斌成了这支队伍的带头大哥

  这是一支有活力、有朝气、能战斗的队伍。张学斌这样评价他的团队。

  队伍中除了张学斌,都是不足30岁的小伙子,有的初为人父,有的正在热恋。每个人家中都有一大摊子事儿。几年来张学斌将大家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并且每年都出色地完成任务。

  生活中可以让大家随意些,但工作起来容不得一丝马虎。张学斌严肃地说。以《内蒙古15万敖如斯台、包饶勒敖包、卫境大队、准阿德格、敖包吐、艾勒格庙幅区调》为例。该项目面积1949平方公里,要求500米一条线,总长3000多公里,还要做100多公里的剖面,最远工作点120公里。受气候影响,工作时间只能集中在春夏秋三季。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按时完成工作量,他们只能加班加点。

  先看他们的工作时间表:5点半起床,6点用早餐,630分出发,最早的收工时间也要在下午3点以后,等他们回到住处不会早于下午5点。再看工作内容:在预先布置好的工作面上一步步挪动,要观察岩性,要分析构造,要记录,遇上好的标本还要背在身上,最多要徒步行走20公里。

  区域地质调查是地质工作中难度较大的工种,技术领域宽广、地质问题复杂、工作环境恶劣、补给保障困难等问题并存,在项目组队员不多的情况下,要想高质量完成生产科研任务,必须理清思路、科学分工、密切合作。

  即便困难重重,他们也靠着一套科学可行的工作方法,出色地完成了每一项任务。更让张学斌欣慰的是,8年后的今天,当年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如今经过内蒙古项目的艰苦锤炼,很多人逐步挑起大梁,曾经的实习生、助理工程师大多数已经成长为地质矿产工程师,成为区调项目的好手。

  三

  我是个天生好跑野外的人,工作十几年一直在野外工作。张学斌告诉记者,当年他考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时候,在第一堂课老师就告诫他们,地质工作是一项苦差事,要耐得住寂寞,要有吃苦精神。

  20047月他进入天津地调院,凭着踏实的工作态度,3年后成为天津15万武清城关镇、大口屯镇、黄花店乡、武清县幅区调项目负责人。在实施项目的过程中,他发现以往地质图仅仅能表达浅表的地质现象,但是城市的发展需要对深部地质空间的应用是一个很迫切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他结合调查区的实际情况,首次提出分层工作方法,明确了不同层段的调查方法、工作内容和精度,他的观点改变了以往地质图表达地表信息的传统,向深部和三维地质空间拓展。这个工作思路得到中国地质调查局专家的高度肯定,该项目总体设计被评为华北地区8年来第一个优秀设计,野外地质资料验收以及最终报告也被评为优秀级。

  2010年,天津地调院承担了中国地调局内蒙古15万扎布其尔沃布勒吉、杰林牧场、白音诺尔农场、巴拉噶尔牧场牧业小组、毛登牧场第二生产队幅区调项目。该项目是地调院在内蒙古造山带地区第一次承担大型公益性、基础性地质调查项目。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地质环境,项目组不仅要应对恶劣环境的挑战,还要面对造山带火山岩区填图工作量大、技术人员少的困难。

  只有到草原工作才能体会这里的艰辛。队员龙舟向记者讲起草原工作的艰难:夏季炎热,地面的石头被太阳蒸烤得烫手,即使这样,队员们也要穿戴整齐,包裹严实,因为露在外面的皮肤会被紫外线灼伤。秋冬季寒冷,山脚的积雪可以过膝,山顶六七级的寒风可以将队员们的驼绒棉衣瞬间穿透。他们工作的地点都在荒无人烟的草地上,有的地方根本没有路,只能边走边找路。

  技术人员少,人手不够,是张学斌面临的最大难题。为此,张学斌常常独自一人熬夜到凌晨。面对项目运行出现问题,他曾急得掉过眼泪,但是他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他擦干眼泪,虚心向专家请教,通过大家的努力,项目报告被评为优秀级,总体质量得到专家的高度评价,圆满完成区域地质调查任务。

  张学斌另一次落泪是在女儿面前,当他风尘仆仆回到家中时,当他打开房门满怀喜悦的去抱女儿时,多日不见的孩子看到陌生的爸爸,紧张地躲在奶奶的身后。中午孩子午休,看到爸爸在家,总是无法入睡,没有办法,张学斌只得在门外等候,等孩子睡熟后再回家。

  连续8年在草原工作,张学斌感觉愧对家人很多,但从工作上,他又感到很是欣慰:培养了天津地调院院第一支能够胜任造山带地区填图的区调科研队伍,多次受到天津市团委、天津地矿局的表彰和嘉奖。更令人惊喜的是,依托项目培养了1位博士、3位硕士,让很多步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在这里锻炼后成为项目负责人和技术骨干。他们不但多次参加地质行业内的学术交流活动,而且成功带出天津地调院多支区调填图队伍。

  8年草原工作练就了张学斌刚毅的性格,8年中他和战友们转遍了锡林郭勒盟很多地方,填补了该地区地质填图一个又一个空白,成为这一带地质填图高手,并为发展草原经济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如果组织需要我,我还将在这里继续战斗下去!张学斌的话语非常坚定。